2007年3月14日 星期三

正義無敵

文章來源:自由時報
作 者:徐永明 2007/03/14
認識平雲相當早,可以遠溯青少年時期,在建青的走廊上,夕陽斜照,一個個年輕熱情的面孔中,平雲是相當清晰的;之後,與這位朋友不斷地在各個歷史的角落相遇,無論是台大活動中心的二三八,還是三月學運的中正廟,台大會長選舉的開票會場,平雲一直是熱情的發動機,雖然事情有成也有缺憾,那時的感覺真的是正義無敵呀!

遠去美國回台後,許多朋友都散落在台灣社會的各處,持續生活中,慢慢瞭解朋友不一定是同志,而年少的理想,當然與社會上的職業不一樣,不代表以前相親相愛,到了中年後還會有親密感。

這個「成長」中,又再次遇到了平雲,二○○四年公民投票的前夕,長達三個月時間的密集工作,常常是一兩個小時的通話,就蹲在路邊開始了策略評估與法理架構。

或許,這種再次「正義無敵」的經驗,是我對平雲的最大感念。阿扁連任了,我們也回到各自的日常生活中。中間一個長達十天的歐洲公投之旅,坐視日內瓦湖畔蜿蜒的線條,台灣有機會成為一個偉大國家的信念,充斥在旅途的各式談話中,選擇不同的位置為這個理想奮鬥,平雲又再次展現那瞭解而寬容的笑容。

也許,因為這個笑容的號召,紅衫軍圍城之際,我們又再次聚集在台灣智庫,斑斑痕跡的長橢圓會議桌上,像是一群憑弔古戰場的士兵,老態龍鍾而心神不寧,多的是憤怒與傷心,被背叛的憤怒,與友交鋒的傷心,唯有平雲的微笑,理解而自信,釐清了陰霾中的前進道路。

「有轉型,而無正義」,這是平雲在當代雜誌座談的鏗鏘定義,也成為二○○六年的歷史標的,一個扭轉台灣方向的手勢,原以為又要再次踏上征途,做那正義無敵的大軍。相信,這個姿態與微笑會是這段歷史的光明面貌,驅逐了陰暗的張牙舞爪。

未來,當困惑而難決時,懷念汪平雲,正義無敵的朋友,一個用來尺度生命的記憶。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