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3日 星期二

苗栗大埔居民還會再失去什麼?

苗栗縣竹南鎮大埔里,73歲的朱馮敏老太太,今早(8/3)5點起床後,喝下農藥獨自坐在椅子上,家人發現後馬上送頭份為恭醫院,不過己回天乏術,因土地徵收案抑鬱而終的生命又多一條!

朱馮敏老太太近照 2010年6月26日攝(大埔自救會提供)


公視獨立特派員 專訪大埔朱阿嬤-『很震驚也很難過阿嬤選擇這樣向世間告別。整理出過年前在大埔採訪阿嬤關於徵地的事情。那一天,阿嬤和媳婦告訴我們 ... 』


2010.07.11蔡英文前往苗栗大埔探視農民,採訪結束後朱馮敏老太太的兒子搭著 獨立媒體車子回到他們的雜貨店,在車上他告訴我們這段時間的抗爭、居民的憂慮、孩子的恐懼、老人家的不安,沒想到悲劇真的發生在他母親的身上。



今天跟朱先生通電話,他說他母親因為土地被強行徵收而終日鬱鬱寡歡,6月9日苗栗縣政府動用警力及怪手封路毀田之後,母親就再也沒有辦法去種菜,這片田對他母親而言不僅是種菜而已,更是母親老年後的寄託,如今除了這一甲地,還有公義路上的五棟房子、雜貨店的後整棟倉庫全部要被徵收,這要老人家情何以堪,如何接受。



大埔居民這一年多來長期處於恐懼,身心壓力都受到極大的迫害,有著說不出口的痛苦,他們不知道哪一天警察又要再次協助政府來強搶民地,朱先生說,現在他們更擔心因為母親的事件,村裡其他的老人家再次受到打擊的後續效應,他們也只能互相照顧加強安撫其他老人家。



苗栗大埔的居民還能再失去什麼嗎?他們還會在失去什麼嗎?要到什麼時候他們才可以安穩的回到以前的生活,不再恐懼、不再驚慌、不再憂鬱、不再有畏懼....



2010.07.11採訪的那天,另一位阿嬤說,自從良田被破壞後她沒有一天能好好入睡,家的路被到處封鎖不能過,阿嬤說,這裡是我的家,不能過,你要我去哪裡....



竹南大埔徵收案自救會成員自殺身亡,農村陣線今天也發表以下三點簡要聲明:

1.這是農民面對徵收長期恐懼導致的事件,大家都不願意見到這樣的事情發生,我們呼籲各界要冷靜。

2.吳院長口惠實不致,農民感受不到政府的誠意,尤其是苗栗縣長劉政鴻至今仍在整地及擴大封鎖線,完全未停止開發行為。

3.近期針對中科三期、中科四期法院判決明確指出是環保署環評的疏失,各界不應扭曲為是因為農民抗爭反開發、反經濟造成這些農民的壓力及更深重的恐懼。

獨立媒體 採訪報導

延伸閱讀:
獨立媒體採訪-苗栗大埔事件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