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7日 星期一

歷史證據的拼圖-蔣渭川與二二八


獨立媒體 YouTube播放清單頻道

聲音檔

mp3下載點

由蔣渭水文化基金會主辦,台北水噹噹姊妹聯盟協辦的『歷史證據的拼圖-蔣渭川與二二八』講座,今(3/5)天下午在台灣國際會館舉行,由蔣渭川的孫女蔣理容主講,蔣渭川的女兒蔣節雲與談。前僑委會主委張富美、自由時報創辦人吳阿明、二二八受難家屬阮美姝女士、台灣詩人李敏勇、前司法院副院長 城仲模、田媽媽等人都出席這場座談。

蔣理容在開場的時候說,常有人對她說 228都過去這麼久了,妳為什麼還要一直說?她想,只要真相一直被隱瞞,歷史一直被曲解,受害者的名譽一直還在遭受各種猜忌,那她們這些瞭解真相的人就還有未盡的責任,必須盡最大的努力讓真相還原。



蔣渭川的女兒蔣節雲當年見證父親蔣渭川蒙難的過程,她說很不喜歡去回憶過去那段傷痛的歷史,當她一遍又一遍看著父親一篇篇的手記遺稿後,終於明白她父親所受的委屈與冤枉之詳細經過與內情,使她更加心疼父親的死不瞑目。

二二八事件發生時,蔣節雲是蓬萊國小二年級生,休學一年之後復學回到已升三年級的原來的同一班上課,同學們見她返校紛紛慰問,以及校長和老師的關懷,使她如沐春風,一年來所受的驚恐一掃而光。老師對她說:『妳父親是位很偉大的人。』使她更以父親為榮。



在家族傾全力為蔣渭水、蔣渭川事件尋找真相的過程中,官方組成『二二八事件研究小組』宣稱要公正的調查二二八事件,原本大家都期待能夠真相大白,但是結果卻很令人失望。行政院出版的研究報告根本不客觀也不公正。為此,蔣渭川的長女蔣梨雲 寫了三次的異議書,但官方都避不答覆,所以,她向法院提出告訴,但法院駁回書中竟說是:『可受公評之歷史事件』!或稱善意而適當之評論,後來再訴請李登輝總統主持公道,但也石沈大海。

一九九三年十月間,蔣梨雲為探親到美國,在友人指點且女兒雪惠(任教於美國馬利蘭大學醫學院)帶路,在美國國立檔案館(National Archives)找到二二八事件中『台灣政治建設協會』託美國領事館轉南京美國大使館再轉至國民政府之電報原件正本,以及一九四九年美國政府發表之對華 白皮書等有關先父之原始資料,令人驚喜萬分。但更使人訝異的是,如此完整保存一手資料的美國公文圖書館竟不在『二二八事件研究小組』搜集資料的範圍內。



此後的數年,蔣梨雲投注全付心力開始蒐集、整理父親遺稿,並研究坊間出版品,針對不確實的『二二八研究報告』,以及社會人士的不解,委託陳芳明教授將有關資料編輯出書,正式出版,用資料與事實,證明父親的清白,並紀念其百歲冥誕。

藉著《蔣渭川和他的時代》這本書的出版,蔣梨雲希望做為一個研究的開始,揭開『不可說』的那個時代的神秘面紗,讓歷史的歸於歷史,讓政治面恩怨得失,都隨著『自色恐怖』時代的的終結而完全終止。



政府長久以來隱藏有關二二八事件之資料,而以誣告的歷史強迫台民接受,雖然成立了研究二二八事件小組而公佈了部份資料以期撫平,但更有關鍵性的重要資料依然未見天日,乘機任意編寫不實研究報告,執筆人卻陶醉在其自稱完美無缺之作中,不肯接受關係人之異議及斥正。 已決定的二二八賠償條例在立法院國民黨籍委員們很不客氣的一次又一次的做表決後,強硬的改為補償條例之案來看,政府真的有歉意嗎?

蔣理容說,很高興今天有這個機會藉由這場講座,將蔣渭川的過去歷史做比較完整的介紹,這幾年除了出版《蔣渭川和他的時代》這本書以外,他們也架設了《蔣渭川和他的時代》的網站,將這些史料都放在網站上希望可以提供給更多人瞭解事實的真相。蔣理容憶及祖父的音容笑貌,以英雄形象居多,但是留在心底的卻是愈陳愈香的祖孫情濃,祖父溫暖厚實的手,和他崇高偉大的人格,都是她心中永恆的回憶。



更多照片,請點擊上圖,連結至 活動相簿

獨立媒體 採訪報導

延伸閱讀:
蔣渭川和他的時代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