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月13日 星期日

永遠相信

我不想哭
我不想生氣
我不想埋怨
我不想悲傷
我不想批評
我不想悔恨
我只想繼續走我該走的路
我只想繼續做我該做的事
我永遠相信台灣的未來是美好的

17 則留言:

E 提到...

我亦如此相信

Jessie, 一起加油!!

jessie 提到...

親愛的e

謝謝你,我們一起加油!
大家都為台灣一起加油!!

妙子 提到...

jessie,

走對的路、做對的事,不論過程如何,我絕對堅持。

一起加油。

jessie 提到...

妙子:
你說的一點都沒錯
做對的事 走對的路
我們不需悔恨,只要繼續堅持
一起加油,台灣加油!!

水筆仔阿茵 提到...

jessie:
好樣的,給您拍拍手!
感謝妳一直以來的努力和堅持,
台灣母親有您的護持,就會有希望!
讓我們繼續堅持下去吧!
大家一起為台灣母親加油!

對了,台灣新國旗競賽頒獎典禮的影片,
請您貼出語法好嗎?我想貼過來給大家看。

jessie 提到...

阿茵姐:
我們都是一起走在這條路上的人
沒有悲傷的條件,起身在繼續往前走吧
台灣母親有大家的堅持
終會看見燦爛的陽光
一起為台灣祈福 一起為台灣加油!

影片語法已貼出,再請你去轉貼喔。

匿名 提到...

昨晚無法成眠 直到今天早上五點

淚水不聽使喚的流了又乾 乾了又流
沒錯 我們沒有悲觀的權利

黎明前的黑暗是最漫長的 讓我們眼淚擦乾 挺起腰桿 為台灣奮戰 不為自己 更是為了我們的後代子孫

台灣人 勇敢的站起來吧 回到街頭運動又如何
面對敵人壓境 我們不能退縮喪志 一起打一場最後的聖戰吧,

天佑台灣!!!!!!

愛台灣的方外人 提到...

我永遠相信台灣的未來是美好的..愛台灣的人一起努力~一起加油..

包子丸 提到...

希望母親台灣的苦難,能在我們的手中結束,真不願看到下一代仍在用血、用淚記錄歷史。

RLSAM 提到...

............
............
............

我從12日那天起就沒掉過一滴淚
一直不知道自己是太過傷心
太過震驚 太過逃避
還是我心碎了

我想...我不會哭
因為我不想承認
這是台灣民主有史以來最大的挫敗
竟然是發生在我的年代

今夜 終於有勇氣
看看長昌 看看玉山 看看戰友們
結果.....
我卻數度哽咽鼻酸

我想找回我的信念
我不要我自己變的懦弱
台灣這棵樹我會跟你一起撐著
有生之年 只要我們沒倒
樹一定會又更茁壯起來
我也相信
會還有更多人來加入

繼續並肩加油吧!
這條路上有你 我不孤單 

圓指蛋 提到...

我聽完謝長廷在周日光榮碼頭的演講後,不爭氣的掉下男兒淚,老爸說:沒什麼好傷心的,用自己堅持的信念,讓更多人了解,台灣民主哪一次不是逆中求勝。

jessie 提到...

親愛的匿名:
哭泣是難免的,哭完之後呢?
站起身來,繼續走!!
這是唯一的一條路,我們別無選擇的

MJ 提到...

Jessie

真愛總是陪伴著淚水
是不捨 是疼惜 更是承受
苦難的土地 堅毅的母親
有著懂得忍辱的兒女
四百多年過去了
今天 我依然看到這份驕傲
勇敢叫出母親的名
我愛台灣
加油

jessie 提到...

To:愛台灣的方外人

是的,大家一起為台灣努力、加油,永不放棄。

To:包子丸老師:

如果年輕一代對台灣的意識仍無法覺醒,那麼就必須繼續付出代價,讓我們從身邊的子女開始教育起,希望他們的覺醒能結束台灣的苦難。

jessie 提到...

RL:

相信很多人跟你的心情都是一樣的
我想,我們已沒有哭的權利了
我們只能站起身來繼續走

相信自己 相信台灣
過去大家是孤立無援
現在不同了,我們是戰友
一起並肩作戰 無畏為懼

這條路上,不會寂寞、不會害怕
因為有大家互相扶持,勇敢往前走吧!!

jessie 提到...

MJ

有淚水的真愛 是苦也是甜
有能力去承受 是勇氣也是擔當
身為台灣人的驕傲是這輩子最美的好的事
只要能夠為台灣做些什麼
都該義無反顧的去做
我們不再害怕 不再畏懼
手牽手一起走
台灣永遠是我們最大的驕傲

eyeTW 提到...

挫折不是失敗

挫折並不可怕,只要是短暫臨時的挫敗,並沒有造成喪志的穿心之痛;成功也是可以接受的喜悅,只要是一時的得意不會衝昏了頭,讓人忘了要知道謙卑感恩。聞名的加拿大神學家 J. I. Packer很清楚地指出:一時的勝利常常給人一種假象,以為那是成就的頂峰,此後無事可與評比;而頓然之間所受的「重大災難」的衝擊,也會使人誤以為這是一切的終結,其實這兩種「感覺」都是不切實際的。2000年的政黨輪替(換天)到2008年的立委選舉的挫敗,好像八年的雲霄飛車,上下起伏,蜿蜒前進,不但有到終點的時刻,還可期待下一個班次,不會像馬英九的貓纜,莫名其妙地懸掛在半空,上下不得。

感覺就是感覺,感覺和事實間仍然存在著相當的距離。 魔鬼的伎倆就是要讓我們把短暫誤解為永恆,讓我們懷憂喪志。聖經在「講古」的時候,不像大多數的童話故事書用的是「從前」或「很久以前」之類的時間修飾詞,而是用(It came to pass)來去匆匆。 歷史上任何發生過的事情都是「來了之後,會過去」(It came to pass),它們從來不是(It came to stay)「來此長留」。 Nothing will be long stay。時光的流轉是絲毫不間歇的,沒有任何人或任何一件事情是來這個充滿苦痛的世界long stay 長留的。 這就是為什麼馬英九的long stay 是如此的「攏是假」。

造物者給人類感覺的能力,目的在提供人類一套警示系統。感覺,包括憂傷、沮喪、憤怒或驚恐,宛如汽車裏的儀表版上的燈誌,真正的目的是在提醒我每一個燈誌後所代表的狀況。機油量過低或引擎散熱器的溫度過高,都有它們自己的代表燈誌,如果它們亮了起來,我們必須擔心如何矯正引擎機油或溫度的問題,而不是如何敲打儀表版讓這些燈誌熄滅。憤怒、驚恐的感覺是要我們體認到危險的逼近,迫使我們的心跳加快,腎上腺分泌的猛增,讓我們能夠有異於尋常的能力去面對突發狀況。憂傷、沮喪的感覺是讓我們知道我們的願望受到挫折,必須停下腳步檢討過去,從錯誤裏去學習。與其壓抑憂傷的感懷,不如讓心裏的痛成為提醒我們自己必須繼續前進的警號。

從1月12日第一次單一選區兩票制的立委選舉結果出爐以後,多數台灣派的仁人志士都陷入憂傷沮喪的情緒低迷狀態。我所敬愛的李筱峰教授當即寫了一篇令人共鳴的大作「後代史家想知道的問題」,文中問了好幾個「為什麼」? 其實,想知道答案的心理狀態,是苦難當中的憂傷靈魂,在拒絕接受事實(denial)的心理狀態後,緊接而來的正常反應;也就是心理學家所說的從「這不可能是真的」吶喊(not me!)到 「為什麼這事會發生在我身上」的疑惑(why me?) 。心理的治療與復健不允許我們留在這兩個層次,靈魂受傷的人必須從「為什麼」的困境昇華到:( It did happen,and I am O.K. with it。 Now,I need to move on.) 事實是發生了,我能坦然接受,如今我必須拾起踉蹌顛簸的腳步,整裝待發。

和李教授一樣,我也很想知道「為什麼」,我雖然有一些自己認為還不錯的解答,但是那些已經不是重點了。年過半百,經過許多生死別離,看過多少高樓平地起和繁榮之後的蕭條頹廢,我已經學會如何坦然自在地告訴自己:「我不知道為什麼!雖然我很想知道為什麼,但是, 直到造物者決定向我啟示之前,我可以很謙卑地接受自己的無知。」

民進黨選擇在體制內尋求改革,就必須依循雙方事先同意的遊戲規則進行操作,願賭就必須服輸,謙卑地接受選舉的結果。從台灣派選後的反應,我們可以很驕傲地跟自己說:我們的基因的確比支那人那種「死賴人」「牽拖」的基因好上千萬倍。 至於選擇體制外革命建國的人,如另一位我也十分尊敬的前輩---傅雲欽律師,更是有資格主張選舉不重要,台灣獨立建國才重要,民進黨在中華冥國體制內的勝選,反而讓民進黨拋棄了獨立建國的初愛(first love),失去了感動人民的力量。民進黨敗選,可以教訓民進黨,也可以教訓它的支持者,尤其是獨派。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無論如何,這次的挫敗,是向前仆的踉蹌,不是往後仰的退卻。是的!我們是跌倒了,但是我們是在「勇於開創,敢於承擔」的前進過程中仆倒。從那裏跌倒,就從那裏爬起來。只要我們不欺騙自己,先自我檢討,不任意歸罪別人(We don’t cover up!),不情急亂闖(We don’t speed up without first examining our path!) 絕對不懦弱地退卻 (We don’t back up cowardly!), 永不輕易妥協放棄 (We don’t give up easily!),在蜿蜒、寒冷、既潮濕又黑暗的隧道中,只要我們繼續前進,哪怕是短暫的仆俯前進,忍著兩肘雙膝破綻之痛,我們總會看到隧道末端的曙光。

連續兩天,努力地讓憂傷的靈魂有機會把苦悶和沮喪用力地沉澱。觀賞南方快報邱國禎大哥側錄的「承擔為台灣,長昌配在低潮中出發」,看到台灣派眾哀兵挫折後可貴的謙卑,和傷痛之餘的勇敢承擔,想起了加州現任州長阿諾史瓦辛格在他成名作終結者(Terminator)一劇中最感人的一句簡單對白:「I’ll be back!我必捲土重來!」 是的!借用粗獷的阿諾的一句話:(M---er F---ker! . . . I’ll be back!)馬的,華客!我必捲土重來!Yes! I definitely will be back! 是的,我鐵定會捲土重來,你就拭目以待吧!

法國的浪漫主義作家雨果曾經說:「死不足惜!但是從來沒有好好地活過,卻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It is nothing to die. It is an awful thing never to have lived。)各位台灣派的戰將們,讓我們繼續衝吧!嘗試而失敗,總勝過從未嘗試!It is better to have tried and failed than to have failed to try.

by Max C. Chiang, Es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