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20日 星期四

IMI 探訪陳水扁總統紀實

8月14日(五)上午至土城看守所探視阿扁總統,以下為探訪紀錄。

228網路電台專訪獨立媒體Jessie(贊揚同修)分享探訪陳水扁總統心得錄音檔



今天,我去看了阿扁總統。

10點跟扁辦的江主任會合後,由他帶著我們去辦理重刑犯面會的櫃臺辦手續,同時將要給阿扁總統的東西一起登記送進去。原本要拿台灣神的衣服給總統,但江主任說不適合因此做罷。

辦好登記後,先在看守所門口的一個小房間等待,約莫10分鐘所方的人過來帶領我們準備進去面會。從看守所門口走進去,過了一個又一個的門,這段路不長但走的心很沈重。

終於,來到了一個門口前,上方寫著『重刑犯面會室』。所方人員打開門讓我們進去,四個隔著玻璃門面會窗口每個桌面上放著二具對講機,裡外的玻璃中間還隔著鐵欄杆,吊掛在牆上的風扇轟轟作響的吹著,等待的過程中我跟雨大幾乎沒交談,風扇聲佔據了整個房間。

隔著玻璃的那一道門遲遲未打開,大概等了10分鐘左右,門開了!二個所方人員帶著阿扁總統走進來,一位站在阿扁總統身後,一位走到我們左手邊擺著連結監視器電腦的房間觀看。

門一開,我跟雨大立刻起身跟阿扁總統致意,阿扁總統走過來脫掉外套,把手貼著玻璃跟我們的手隔著玻璃合掌,這動作他似乎顯得很熟練了,我卻還有點反應不過來。坐下後拿起話筒阿扁說著:謝謝你們來,真的很感謝!

面會前扁辦已經先將我們的資料傳遞給阿扁總統,因此阿扁總統直稱我們名字,我跟總統說我也是大地志工,我是贊揚,沒想到總統說很早之前就有同修寫信告訴他我會去,但一直沒見到我去,應該是時間安排的關係吧,今天很高興可看到我。

總統的氣色看起來還不錯,半小時的對談中總統很平靜、很溫和,對時事的掌握也非常準確。我們從風災談到詐糊線,總統簡單的敘述將身為國家元首,面對重大災難時該如何在第一時間做什麼規模的應變措施,對較之下馬英九風災的處理態度真的是令人無法形容的糟糕。

對於民間的效率與志工的付出,總統非常肯定與欣慰,他說這就是台灣人的善良、台灣人的義氣,志工台灣是在他任內提出並落實,將志工日訂在每年520,這天他不慶賀就職而是當一日志工也是別具意義。

另外,總統對大地志工不斷給予的支持與打氣非常感謝,他收到許多同修寫給他的信,但因為他所處的環境讓他要寫好一封信很困難,又加上所方規定一天只能寄一封信,因此他特別請我轉告同修如果太久才收到信要多包涵。總統也非常關心楊醫師,他提到知道楊醫師近來身體不好,卻還是常常寫信寄明信片給他,讓他相當感心,也請楊醫師要多保重身體。

雨大跟總統報告海外洛杉磯的扁友會並沒有取消,幹部們也都在等著總統歸來,鄉親對總統依然是非常的支持與肯定,總統說,大家一起為台灣努力,而不是為他自己一人努力。他相信,只要環境改變、政治就會改變,人民要看清事實,當事實越來越清楚時,政治也就會越來越清楚。

短短的30分鐘面會,許多話都是來不及說的,風扇聲轟轟響隔著二層玻璃從對講機聽傳出來的聲音聽來格外微弱,總統始終面帶微笑神情認真的跟我們說話,多是鼓勵、感謝的話語。末了總統說,相信台灣神會保佑,台灣一定會改變!

話筒裡傳來所方發出時間要到了的催促聲,我對總統說請他千萬要保重身體我們一定等他回來。掛上電話,總統,起身再次把手掌貼在玻璃上與我們合掌,我對總統深深一鞠躬,總統比手勢要我們先離開,他目送著我們,當門即將關上的那一刻我再次回頭看著總統,他依然站在那裡,面帶微笑對我揮手~~~

============================================================================
阿扁總統的救災身影! by 雨

十幾年沒回台灣了!

返台之前「台灣獨立媒體工作室」就捎來消息說將安排我前往見阿扁總統,第一時間我拒絕了!

因為害怕自己承受不了進而在阿扁總統面前失態,經大地志工贊揚一再鼓勵,於是開始進行心理建設並一直盤算著要對阿扁總統說什麼,然而在見到阿扁總統時才意識到先前的準備都是多餘的,因為那氣氛!

先前朋友建議一本得到普立茲獎的作者 Linda Greenhouse所著的
大法官之旅—法理情的思考與掙扎』一書送給阿扁總統,行前稍為看過,我覺得蔡守訓更應該看這本書。

來到土城看守所,交上書辦完手續,但那面寫著「重刑犯會客室」的牌子卻讓我相當不以為然!

這次水災到目前為止死亡人數的初步估計可能近千,這樣的慘狀卻是出於馬政府的被動與無能,
那麼誰才是「重刑犯」啊?在日本的話可能好幾位相關官員要自殺謝罪了!

進入所謂的「會客室」,兩面厚實的玻璃中間隔著粗重的鐵欄杆,交談是透過電話筒,旁邊還有監控室,想必還有錄音設備吧!掃描過這些設備後心情一直往下沈,在阿扁總統出現之前我們一句話也沒有,而我,有點不願接受阿扁總統在裏面的事實!

阿扁總統知道我是從美國洛杉磯回去的,他交待轉告扁友們,為了台灣大家千萬別失志放棄初衷,而他個人實在沒什麼,謝謝大家的關心;會面的過程我的腦袋幾乎一片空白,倒是電話中傳來會面時間即將結束的通知非常刺耳,離開前最後一句話我說:「阿扁總統請保重,我們等您出來」,阿扁總統回說:「除非政治生態改變否則我不可能出去」,頓時淚水在眼眶中打轉著,趕快起身向阿扁總統深深一鞠躬化解不忍。

離開土城看守所心情複雜,感觸於八八水災,馬政府傲慢無能又一再委過推責,如此類似無政府狀態的糗態,遠遠不及民間組織甚至非組織,相較民間自發性的救援成效,反而讓我看到當初阿扁總統提倡的「志工台灣」在這次水災中開花結果,我這樣安慰著自己!

截稿之時(8/19)台灣傳來柵湖線一再故障之後決定要長期停駛來檢修,記得當時阿扁總統(8/14)為此事他說﹕沒有選擇一定要停駛。

看來要把馬英九關進去換阿扁總統出來處理這些爛攤子了!

獨立媒體 採訪報導

1 則留言:

test 提到...

真的好想念阿扁總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