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29日 星期三

很好,國會助理是這樣協助處理事情的!!

首先聲明,個人對田秋堇委員在許多問政上是給予肯定的。再來,我並非 「防範掩埋場污染烏山頭水庫水源」 這個公聽會裡的主辦或協辦單位的成員,純粹只是一個關心這個議題的人。

事情是這樣的,因為知道在本週五上午「防範掩埋場污染烏山頭水庫水源」 將在立法院紅樓201會議室舉辦公聽會,而資料上顯示公聽會主辦之一是田秋堇委員。因為有許多關心這個議題的朋友無法到場參與公聽會,因此我想到是不是可以請委員辦公室協助,把當天的公聽會的過程用立院直播系統做直播,讓無法到場的朋友可以在網路上觀看。

而我所瞭解的是立院直播系統是針對院會、議事等議程才有做直播,公聽會的部分如果不是由委員會主辦,而是委員個人辦的立院是不做直播的。但我還是不死心的想說打電話去委員辦公室詢問,看是不是能請辦公室跟立院錄影組的溝通,看是否仍然可以做直播,於是我打電話到田秋堇委員辦公室詢問,第一通電話一位女性助理聽了我的問題後,表示要查詢一下在回覆,於是我留下聯絡電話跟姓氏,等待回覆。

大約在十分鐘左右(17:30)我接到辦公室的回電,來電的是一位陳姓男助理,以下就是我與陳姓助理的對談:

陳助理:陳小姐您剛才有來電詢問關於公聽會直播的事情,我們查詢後國會直播是由立院的錄影組負責,他們表示按規定委員個人的公聽會是不做直播的,所以確定5/1號的公聽會無法提供網路收看。

我:這樣喔,沒有其他可以變通的方式嗎?可以再溝通看看嗎?

陳助理:我在問問看好了,你貴姓大名稍後我回電給你

我:(告訴他真實姓名)麻煩你了

第二通來電:

陳助理:陳小姐,我再去詢問了,沒辦法,按規定就是這樣。(接著,他開始念一堆立法院的行政規則條例,試圖讓我明白規定就是如此)

我:陳先生,這些規定我懂,我是想是不是可以再找看看有沒變通方式

陳助理:陳小姐,不然你跟主辦的相關單位(台灣地球憲章聯盟、台灣環境保護聯盟、台南市環境保護聯盟、台南縣環境保護聯盟、台南縣龜重溪護溪協會、東山鄉環境保護自救會)聯絡看看,請他們提供錄影帶。

我:我知或許這些單位自己會錄影,但萬一沒有或者事後在去找這些單位要影像過程也許也很複雜,如果能爭取到可以直播當然是最好。

陳助理:那沒辦法,(又開始念一堆規則)那不然你去跟立院訴願好了

我:什麼?去跟立院訴願?那光是訴願過程就要多久,公聽會都辦完了。

陳助理:(又念一堆規則)喔,不對,你不能訴願,根據規定立法院是最高訴願機關,立法院的行政規則一般選民是無法訴願的。(規則內容大概是這樣)

陳助理:沒辦法啊,這就是中華民國法律啦,所以要推翻啊,好了就這樣啦,掰
(這時,我還在講話,但陳姓助理急著掛電話了,說了二次『就這樣,掰掰』)

我:為為為....陳先生,我話還沒說完,你急著掛掉是什麼意思?這是你處理詢問的態度嗎?請問您貴姓大名?

陳助理:什麼?

我:我再問一次,請問你貴姓大名?你這樣的態度很差,我無法接受,你們都是這樣做服務的嗎?我不是來找你吵架也不是來刁難你,從頭到尾我都是好語氣跟你溝通,而我還在講話你怎麼是這樣急著掛電話的?

陳助理:我有權不回答你我叫什麼名字

我:好,那我請問你,我可以投訴嗎?

陳助理:可以啊,你跟我們辦公室主任投訴

我:好,我現在要投訴,對象就是你,請你告訴我你的姓名,不然我怎麼投訴,請問你貴姓大名?

陳助理:(停了一會)我叫陳明X,你要投訴是嗎?我把電話轉給我們主任,你去跟他說

我:不必,我自己會打過去,我要投訴你我會用我自己電話打,不用用你打過來的電話來投訴你,謝謝你,再見。

掛完電話後我一整個覺得不可思議,我並非找麻煩也無意要他們濫用職權去做違反規定的事,他告訴我無法直播的原因後我也能接受,從頭到尾都是用溝通的方式,怎麼一個國會助理如此的沒耐性如此的急躁?

今天碰到這樣的事,我還能寫下來能把實情用文字紀錄,那如果是不會上網不懂寫字的老年人呢?是不是就得受委屈?或許我這樣反應會被認為小題大作,我也理解國會委員日理萬機,國會助理事多如麻,但我不是無理取鬧沒事找麻煩啊,這樣的助理處理事情的態度真的令人無法苟同,有什麼事情可以急成這樣,在對方還在講話時就要掛人電話。

一件小事的處理態度就可以觀察做人的成熟度與分寸,如果我們的國會助理是這麼樣在做服務的話,那麼民眾就請自求多福吧,別有什麼指望了!

3 則留言:

Tiffany 提到...

國會助理就在跩什麼?

田委員知道她的辦公室有這樣的助理嗎?

光這種態度,就足以開除這名不適任的助理了吧?

twwalk 提到...

不知道在想什麼,公聽會巴不得讓更多人看到吧?jc主動幫忙,竟得到這樣的答案,真氣人!

感謝jc的努力!

insectlin 提到...

田秋堇 ? 那個把宜蘭縣玩完的家族?

她是不分區的,你們都不是她的選民,(新潮流系的才是她的選民吧!)套句名言 : 「誰理你們啊!」

開除助理?別鬧了。助理搞不好是她兒子、侄子、或是什麼接班人之類的。

宜蘭縣玩完之後、再將民進黨玩完。田媽媽等人上一代的努力就毀在這種「世代交替」上。

Disgu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