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24日 星期一

張炎憲講座--台灣人物的生命書寫




演講大綱
題目:台灣人物的生命書寫:從回憶錄、口述歷史談起


一、回憶錄、口述歷史興起的背景

二、口述歷史訪查的困難與挑戰

三、我的口述歷史經驗

四、人性、政權與國家

五、歷史文化的重建


延伸閱讀:

★他親歷事件之後,所感受的也是真實的,因為只有他才有,別人沒有;別人有的,他可能沒有,因為每個人的感情、每個人的感受是不同的,因此個人的歷史經驗、歷史感情是真實的。我認為口述歷史最真實的地方應該是個人的感情,個人的歷史經驗的解釋,及他對於事件的想法。——〈 口述歷史與台灣史的重建〉

★台灣有豐富的歷史內涵,有多元的歷史文化,台灣人生活其中,處處充滿挑戰,有失敗,也有成功;有血淚,也有歡呼。這樣的歷史,這樣的事蹟,這樣的風潮雲湧、變化無窮,我們能夠親身體驗,真是千載難逢的機緣。因受到外來政權長期灌輸統治者的神話及其歷史觀,台灣人常被矇混、欺騙,只知他人他國之事,而忘了自己的歷史。因此要建立台灣人的歷史感情與歷史世界,要從歷史思維做起。——〈台灣人的歷史感情與歷史世界〉

★就高一生參與集會的相關敘述而言,國民黨政府顯然忽視原住民本位的立場,並未考量原住民自身對族群未來的思索,反而一味誇大共產黨對原住民族群的滲透及其影響。原住民族群自身就族群的未來,與外來者進行意見交流,無寧是件普通平常的事情,何來叛亂之有?卻被國民黨政府視為討論共產黨的少數民族政策,不免漠視原住民族群存在的特殊性。在國民黨政府肅清匪諜的觀點下,高一生以其族群領導者的身分,與共產黨員接觸並交流,或許會將阿里山地區變成紅色武裝基地的可能性,導致國民黨政府採取殺一懲百的措施,入人於罪,釀成悲劇的出現。——〈白色恐怖與高一生〉

★濟州4•3發生的歷史背景、過程、以及平反經過與台灣二二八事件有所不同,但被獨裁者鎮壓殺害,之後都成為禁忌,民眾對此戒懼在心,則是相同的經驗。自1980年代末期,台灣與韓國民主化運動展開後,追究二二八事件與濟州4•3的歷史真相又再度浮現,成為破除禁忌與追求人權、社會正義的力量。此種力量改變了歷史的詮釋,重建文化的再生。台灣與韓國的共同經驗可以做為我們交流的基礎,為美好的未來,共同努力。——〈韓國二二八演講〉

獨立媒體 採訪報導

沒有留言: